3D开奖查询

郭仁忠院士:智慧城市的“追夢人

time: 2018-12-26 11:09:32 作者:深圳特區報

640.jpg


2013年12月,郭仁忠當選中國工程院土木、水利與建筑工程學部院士,改寫了深圳無本土“出產”院士的歷史。五年前,這一消息傳來舉城轟動,不僅僅因為他是“深圳首位本土培養的院士”,更因為他來自于“深圳市規劃和國土資源委員會”這一政府部門,一位誕生自公務員系統里的院士,更為他增添了一層神秘色彩。
  
  為了揭開謎底,循著院士的足跡,記者來到了深圳大學智慧城市研究院,郭仁忠從政府“退隱”后新的研究陣地。這天下午霞光微醺,映照在深大科技樓高聳的玻璃幕墻上,熠熠生輝。來到9樓,電梯門方一打開,“智慧城市研究院”幾個大字迎面闖入眼簾,郭仁忠的辦公室在這一層樓的左側,靠窗、僅能容納三四個人,恰如他如今繪制的“虛擬城市”——不假外物,有容乃大。
  
  人生充滿“意外”,村娃成了法國博士
  
  上世紀50年代,江蘇省鹽城縣大岡公社的一戶農家,第四個孩子呱呱墜地,“是個男孩!”父親給他取名“仁忠”,“仁”是輩分,“忠”是希望:忠厚傳家遠。
  
  在那樣一個物質匱乏的年代,雖然父母都面朝黃土背朝天,但是豁達明理、崇尚詩書繼世長的父親堅持讓家里的5個孩子都上了學,為此,日子更加捉襟見肘,幾個兄弟常食不果腹。然而,那樣淳樸而平凡的生活,卻是郭仁忠記憶中最珍貴的幸福。提及父親,這位已過花甲之年、鬢染霜華的院士幾度哽咽,雖未再多言半字,但記者分明感受到,走過半生,記憶中的父子情深始終是他深藏內心的溫暖。
  
  “從小在農村,‘能吃飽飯’就是很了不起的理想,從來沒有想過今天。”都說人的成長是有印記的,從村小讀書到做挑河工、成為民辦教師、直到參加高考——郭仁忠的個人命運隨著國家發展而改變。1977年恢復高考,21歲的郭仁忠距離高中畢業已有5年,可“一份穩定的工作”是他樸實也更為現實的強烈愿望。油燈下的苦讀換來金榜題名,他成為了村里第一個大學生。
  
  “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小學課文《武漢長江大橋》曾引起小郭仁忠極大的興趣,使他對武漢充滿了向往。他不假思索地填報了武漢測繪學院,學院后更名為“武漢測繪科技大學”,2000年并入武漢大學。因一篇小學課文,四十年后,他的專業和科研成就將他推向了地理信息技術支撐城市發展的最前沿領域。
  
  進入大學后,勤奮好學的他成績優異,不僅做了學習委員,還應屆考取了母校本專業研究生,成為當年全校僅招收的六名研究生之一,師從海外留學歸國的導師從事專題制圖數學模型研究,1984年獲碩士學位留校任教,1988年獲教育部公派法國留學資格。別人花四五年才能完成的學業,法語半路出家的他竟只用了兩年,就以十分優異的成績在1990年獲得法國弗朗什-孔泰大學(Franche-Comté)地理學博士學位,成為該校歷史上以最快速度獲得博士學位的學生之一。
  
  回顧學習歷程,郭仁忠感慨道,“我很幸福,生活在和平年代,成長的每一步都是時代背景下最正確的選擇。特別是經歷、見證了中國改革開放40年從家貧國弱到民富國強,歷史早已滄海桑田,感謝國家給老百姓帶來的實實在在的幸福。”
  
  “到最需要我的地方去!”,讓腳步追隨夢想
  
  “留法,還是歸國?!”1990年底,郭仁忠迎來人生中一次重大抉擇。
  
  改革開放以后,國家百廢待興,對人才如饑似渴,特別是博士十分稀缺。法國導師對他極為欣賞,力勸他留下工作,甚至還為郭仁忠愛人提供了一份獎學金,邀請她一同赴法深造。郭仁忠猶豫了—— “我是國家派的,家在中國,我必須回去!”“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郭仁忠懷著用在國外學到的知識回到祖國大干一番的激情,平靜地搭上了航班。記者了解到,同一批公派留法的同學完成學業后,大部分選擇了回國,其中一位還與他同年入選中國工程院院士。
  
  1991年元月,郭仁忠踩著迎春的爆竹聲回到了武漢,他根本沒有閑暇思考是否“后悔”,就馬不停蹄地投入了工作。此間,他進入了母校測繪學博士后流動站,成為我國第一位測繪學博士后,從事地理信息的空間分析研究。短短幾年里,他主持承擔或作為主要成員參與了十余項國家和省部級以上科研項目,獲得多項省部級科技成果獎勵,首批入選了國家測繪局“跨世紀人才”和國家人事部“百千萬人才工程”。
  
  “地理信息技術處在一個走出實驗室、從試驗場走向應用的階段,從方法論到日常應用的技術探索嘗試,國內深圳是起步最早的城市。”1993年,應深圳市規劃國土局邀請,武漢測繪科技大學派出郭仁忠與另一位教授帶領項目團隊來到深圳,參與國土資源管理信息化建設。他十分看重這次難得的新技術進入工程應用的探索機會,全力以赴,得到了深圳方面的高度認可。
  
  1996年,深圳市規劃國土局主動提出,希望郭仁忠調入該局主持全市規劃國土管理信息化工程建設,彼時,郭仁忠已是教授、博士生導師,任職武漢測繪科技大學土地科學學院副院長,頭頂多項國家和省部級人才帽子,前途一片光明。
  
  “留,還是走?——校方領導萬般挽留,留在武漢大有可為;去深圳開疆拓土,要賭上半生的學術聲譽和未來,不成功就是‘敗軍之將’。”這是他第二次面臨如此相似而重大的“人生選擇題”。
  
  “走,到最需要我的地方去!”在家人無條件支持下,郭仁忠舉家遷往深圳——那個曾經的他鄉,在做出這個決定后,變成故鄉。
  
  他鄉變故鄉,為深圳他賭上半生學術聲譽
  
  “開弓沒有回頭箭”——在1996年以后的歲月里,“郭仁忠”這個名字終被城市所銘刻,在深圳現代化、國際化大都市發展進程中,他留下了堪稱“歷史”的足跡:20世紀90年代初,郭仁忠在國內最早進行地理信息空間分析研究,出版了該領域國內最早的理論專著《空間分析》;90年代后期,他在深圳主持建成我國最早的基于GIS技術的大型分布式國土資源管理信息系統,引領全國的國土資源管理的信息化進程。
  
  作為改革開放窗口城市,深圳有著集規劃、國土、房地產管理于一體的優越體制,也正因如此,規劃國土局的各級窗口,每天需要應對數千人辦事流量、每年十幾萬份辦文量,效率和成本不匹配,以及由此帶來的不規范、權力尋租初露端倪。為提高工作效率、減少決策失誤、扼制權力尋租空間,且預見到深圳必定在國土資源開發進程中,從以建設為主逐漸過渡到以管理為主,深圳市規劃國土局啟動了規劃國土管理信息化工程,提出了“把權力交給電腦”的響亮口號。把土地出讓、地價測算等130多項政府業務統統搬到網上,通過信息化管理有效支撐城市快速發展,建設廉潔、規范、科學、高效的政府機構。
  
  帶領團隊推進“基于MIS和GIS一體化的管理信息化”這項具有歷史意義的工程,是郭仁忠來到深圳市規劃國土局接到的第一份“軍令狀”——然而,在那個連電腦都沒有普及的年代,“用電腦辦公?還信息化管理?”即使在深圳也多少有點“天方夜譚”,一沒經驗二沒先例,畏難和抵觸情緒彌漫開來。郭仁忠坦誠地說,“當時最大的壓力不是辛苦,而是風險!不成功是有責任的!”
  
  “創新是深圳與生俱來的基因,是深圳敢為人先的環境成就了我們。”依靠著市規劃國土局強有力的支持,帶領著年輕團隊,僅僅一年有余,融OA、MIS、GIS和網絡通訊技術于一體,分布式與集中式數據庫與應用系統相結合的新型辦公自動化系統就在羅湖國土分局上線試行,最終調試成功后在深圳全面上線,實現了全系統2000多臺計算機、3000多人、50多個地點的圖數一體化協同辦公。文件平均處理周期縮短12天,粗略計算每年可節約社會成本達幾億元。
  
  深圳市規劃國土信息化建設影響巨大,所創新和引領的“無紙化辦公”、“窗口式辦文”、“公文督辦”、“電子信訪”等電子政府模式,后來逐漸成為各地政府及政府各部門電子政府的標準和范式。2000年,深圳市規劃國土信息化工程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這是第一個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的政府信息化工程,也是深圳建市以來首次在這一國家級科技獎項上開花結果。
  
  郭仁忠表示,信息化、數字化以及今天的智慧化是現代城市發展的必然趨勢,深圳只是領了風氣之先。高效規范的政府運轉,帶來的絕不僅僅是經濟效益,更在于政府的科學決策、規范行政等帶來的社會成本降低、營商環境改善等一系列正向連鎖反應。
  
  深圳經驗無法復制?國家批復“金土工程”
  
  深圳建成首個全員聯網辦公的電子政務系統,也是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電子政府,成為政府治理模式轉型的一個成功案例,被譽為“深圳模式”。時至今日,該系統仍然是電子政務管理系統中,國內規模最大、數據最為復雜的系統之一。
  
  此番以信息化手段支撐龐大的土地管理和發展市場的大膽嘗試,為深圳乃至國內的國土資源數字化管理做出巨大貢獻,示范效應迅速擴大。2001年,國土資源部在深圳召開了第一次全國國土資源信息化工作會議,全面動員和部署全國國土資源信息化工作。然而,當得知深圳先后花了3000多萬元時,不少地方打起了退堂鼓。實際上由于技術升級轉型,信息化成本快速下降,為了盡快在全國推廣深圳經驗,國土資源部決定選擇當時經濟條件相對薄弱的貴州省作為試點,深圳規劃國土局派出技術隊伍“自帶干糧”遠赴貴州。
  
  針對貴州,郭仁忠提出了以快速的業務搭建、方便的系統維護調整、有效的各種資源共享為目標的“組裝式”電子政務平臺建設思想,以適應基層縣市技術力量薄弱、資金匱乏的國情。貴州省國土資源管理信息系統作為國土資源電子政務建設示范工程建設成功——順理成章,第二次國土資源信息化工作全國現場會選在了貴州,“貴州模式”在培訓中被全國80多個重點城市的代表爭先效仿學習,貴陽也因此成為全國國土管理信息化勢成燎原的起點。
  
  2002年,國務院批復了被稱為“十二金工程”的12個國家級信息化工程,國土資源信息化卻未列入其中。此時,深圳模式和貴州模式的成功,引起了國務院有關部門領導的高度關注,指示就國土資源信息化進行專題研究,郭仁忠全程參與項目調研論證,2004年“金土工程”被正式提出,2006年6月獲得國家發改委正式批復——全國范圍內的國土信息資源化進程被提前了五年左右。
  
  然而,郭仁忠的“野心”遠不止如此。他認為,政務系統的信息化建設還可以做得更好。一個城市只有一個政府,突破公安、規土、環保、交通等政府部門分而治之的現狀,破除機制體制障礙,構建全市各區所有部門相互打通的一體化綜合信息系統,才能進一步提升政務績效和城市綜合服務水平。
  
  做個“斜杠”教授,高校混搭生產一線
  
  科研和實踐兩手抓,郭仁忠清晰地看到了國土規劃與管理信息化發展的進一步需求,隨之展開了深入探索。
  
  本世紀初,為了解決制約國土資源信息化建設中空間數據庫的建設瓶頸,郭仁忠帶領團隊進行地圖自動綜合技術攻關,提出了將綜合問題在智能層次上進行分解的三層次解決方案,成功解決人機協同等多項技術難題,使空間數據自動綜合從研究走向實用,研究成果在深圳和國家基礎空間數據庫建設中得到廣泛應用。作為國內第一個投入工程化應用的地圖自動綜合技術,2005年這一成果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
  
  早在1997年,在完成深圳市地理信息系統建設后,郭仁忠就開始思考如何將城市地理信息數據開放共享。2003年,在空間數據自動綜合技術研究取得突破后,他再次提出開放式空間信息平臺的建設思想,推動了地理信息服務從離線的數據服務向在線的信息服務轉化,創新了數字城市GIS技術服務模式,相應的工程應用成果于2013年在荷蘭鹿特丹獲得“世界地理空間論壇最佳應用獎”,國際同行認為,該項成果展示了不同于西方的城市GIS中國模式的成功。
  
  針對深圳土地資源管理的實際需要,郭仁忠從2006年又開始組織團隊開展“三維地籍技術研究”,成功解決了三維拓撲關系自動構建等核心技術難題,在國際上率先研發成功三維地籍實用系統,確立了我國在該領域的國際前沿地位,并獲得2011年地理信息科技進步一等獎。
  
  郭仁忠帶領團隊所取得的成果,為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在長遠戰略發展布局上貢獻了必要的科技基礎。2013年12月,郭仁忠當選中國工程院土木、水利與建筑工程學部院士——身為深圳規土委副主任的郭仁忠當選院士,被外界視為“只有深圳才能創造的奇跡”。對此,郭仁忠也深表認同,他說:“感恩深圳!40歲來到深圳,57歲當選院士,80%以上的成果都是在深圳產生的,我是實實在在深圳培養出來的院士!如果不是來到深圳,我很難成長為院士,很難誕生這樣的成果!”
  
  “創新是深圳的基因,而深圳在各個領域的健全制度和領先思維,成就了每一個想做事的人,讓人每天都有創新的沖動,總希望拿出更好的成果,必須技術更成熟、更有新意,否則會有點不好意思。”郭仁忠補充道。
  
  深圳智慧城市建設,終將引領世界
  
  2017年5月,年逾花甲的郭仁忠受邀出任深圳大學智慧城市研究院院長,帶著未完的科研事業——“基于虛擬城市環境的智慧城市大數據平臺技術”研發,進軍地理信息技術支撐城市發展的最新前沿領域。智慧城市,成為他新的追求、新的夢想。
  
  “無論是最初做大學教授,調入深圳事業單位搞技術,還是此后擔任行政管理工作、在武漢大學任博士生導師,我從未離開過專業行當,這是我的興趣所在。”從規土委辦公室搬入書香荔園,郭仁忠就像是又回到了母校校園,熟悉而親切。
  
  談及智慧城市的研究項目,郭仁忠胸有成竹,“只有具備了理論水平和臨床經驗,才能做個好醫生。我的工作經歷兩頭在高校、中間在生產一線,混搭經驗豐富,兩種基因、兩種視野互相促進,理論與應用結合緊密,產學研融合到位,更能精準發力擊中痛點,相信過幾年就會有非常接地氣的成果誕生。”
  
  “第四屆國際智慧城市博覽會”下半年在深圳舉行,來自世界各國近40個城市的市長參加了市長論壇閉門會議,郭仁忠應邀出席與城市管家們一起討論智慧城市建設問題。作為一個GIS專家,郭仁忠對GIS在智慧城市建設中舉足輕重的價值和不可或缺的作用有著更清晰的認識和思考。他率先提出以城市地理空間為載體實現數據集成,以空間語義關聯實現數據的深度融合,為各類智慧城市系統提供一個共性的開放式的二次開發環境,這一建設智慧城市操作系統的戰略構想在業界及相關領域引起了極大反響。
  
  目前,郭仁忠正帶領團隊開展智慧城市相關核心技術的研發,包括泛在感知、城市建模、大數據分析等等,覆蓋智慧交通、安全應急處理、城市規劃、土地管理大數據等領域。其中,一項重要基礎性研究工作是真三維的虛擬城市環境建模及應用,即在計算機世界里,以數字孿生的形式,將城市地理空間從地上到地下、從室外到室內進行虛擬重構和立體呈現,而后,在這個數字化的虛擬城市模型上整合各類城市數據,靜態的如社會、經濟、人口信息,動態的如道路監控視頻、手機移動信號等,形成一個可分析計算、可仿真模擬、可視覺感知的數字城市。郭仁忠說,這樣的一個數字城市,可應用于多種城市治理和服務場景,如規劃方案模擬、交通仿真、公共資源配置、生態環境監測等各個方面,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很多。
  
  “中國的智慧城市建設有望比西方做得更好”,幾年前郭仁忠就做出這樣的論斷,至今仍堅定不移。他認為,我國的城市政府調控能力強、決策效率高、責任大、有擔當,城市在發展中快速更新,開展智慧化治理成本會更低……事實上,中國智慧城市建設已經引起海外同行和媒體的廣泛關注。
  
  最愛陪著她,在公園里吹晚風
  
  “我是一個沒有崇高理想和遠大抱負的人,沒有座右銘,沒有特別愛好,最大特點就是盡自己可能做到最好!”
  
  正如郭仁忠的描述,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完美主義者,而這種苛求恰恰是科研領域最寶貴的精神。任何一份報告,正式開講之前,他會一直修改;電子課件,他從不用舊版本……他始終在盡最大努力,精益求精,不留遺憾地做好每一件事、完成每一堂課、攻克每一個難關、指導好每一個學生。修改論文、指導課題,他都會附上一句:“最后一個為準!”
  
  問及成功的秘訣是什么?他謙遜地說,“一個人做事能成功,要有基本能力,也要有個人的努力和機遇,否則,再聰明不努力、沒追求也很難成功。”他補充到,“自己的成功三要素是能力、勤奮、機緣。很多院士不一定是最聰明的人,但一定是最勤奮的,再加一點點機緣。”可對于他而言,還有一個人數十年如一日在其身后的默默支持與包容,“她是七九級的,研究生畢業,當時系里她那一級只招收了4個研究生,離開武漢時她也是破格晉升的副教授……如果不和我來深圳,應該也是個功成名就的教授了!”言語間,郭仁忠對愛人的愧疚和感激溢于言表……也許,牽著愛人的手,在香蜜公園里吹吹晚風散散步,才是他最真實的“愛好”。
  
  院士寄語深圳,深圳樣本詮釋 “四個自信”
  
  深圳的發展歷程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詮釋范本。郭仁忠相信,“深圳過去的成功以及現在、未來的輝煌,已經證明、并將繼續詮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四個自信’。”
  
  郭仁忠提出,支持深圳發展就是支持國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不是幾個城市的灣區,而是國家的灣區。世界上國家之間的競爭,究其根本,取決于為數不多的幾個大城市的競爭,那是一個國家主要實力集中的城市,聚集了其主要的經濟力量、科技力量,而深圳就是足以代表中國參與國際競爭的種子選手之一。
  
  改革開放四十年成就了深圳,這座城市的發展讓全世界刮目相看,無論是學者、科研人員、企業家,都被她深深吸引著。在這個產業天堂,現代制造業的完整生態在深圳茁壯生長,齊備的產業鏈布局讓世界為之驚嘆。甚至美國科技界流行著這樣的認知,科研項目成功后第一時間飛往深圳,因為只有深圳可以用最短時間、最節約的成本將想法變成產品。
  
  郭仁忠總結道,“來了就是深圳人”,包容的環境,為深圳引才、留才、聚才夯實了人文基礎;開放的市場,讓深圳充滿活力、創新力;自由的思想,決定了深圳是一個天生具有競爭性的城市——也正是包容性、開放性、適度的競爭性,決定了深圳的可持續發展。
  
  人物簡介
  
  郭仁忠,地理信息工程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深圳大學智慧城市研究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曾任深圳市規劃和國土資源委員會(市海洋局)巡視員,兼任武漢大學博士生導師、國土資源部城市土地資源監測與仿真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城市科學研究會副理事長、中國土地學會副理事長。
  
  1991年畢業于法國弗朗什-孔泰大學(Franche-Comté),獲地理學博士學位,長期從事地理信息技術理論研究和工程應用,先后出版著作4部,發表論文100多篇,20次獲國內外各級各類科技獎勵,其中,以第一完成人身份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2項。
  
  作者:李麗 劉奧

3D开奖查询 新浪时时彩五星走势图彩 双色球涂卡图片 云南时时走开奖走势图 北京pk赛车投注方法 北京时时过年开奖吗 4码15期倍投计划 贵阳麻将规则 江苏骰宝快3全天计划 21点技巧公式 三牛代理开户